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中国哲学>>其他>>正文

李幼蒸|中西哲学互动问题刍议

时间:2018-01-26 23:16:55 点击:

   核心提示:本文强调最重要者为:在实行“走向国际”的同时,应该增强建立独立自主的“中国人文学区”意识,即不能在全球化时代盲目跟随国际学术潮势亦步亦趋,以至于从根本上淡化了中华文明固有的以学求真的士君子精神传统。此一传统不仅可有助于匡正学界“全盘西化”之偏,而且也可促进人文科学整体朝向科学理性化大方向的发展。本文...

——论必须建立独立自主的中国人文科学理论体系

 

【前言】

 

本文刚刚发表于北师大历史学院李锐先生主编的繁体纸质版《学灯》第二辑内,现在将其转发于网上,以扩大流通范围(今日专业期刊只存在于部分高校图书馆,其阅读流通量比起互联网传播来极为窄小。国外亦然。学术资本市场的“法权观念”并要求学术网刊阅读须付费,真所谓本末倒置,因小而失大!古代思想交流免费,今日思想交流收费,这是人类在“进步”吗?)。本文主题内容,近年来我曾在大陆学界不同场合多有论述,但作为较比完整的思想总结并在港台地区以繁体文发表,尚属首次。虽然八、九十年代本人着、译作品大多均曾经再版于台湾,但新世纪以来就不再有本人任何着译作品在港台出版了。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长期游学于西方的本人,一方面对于当代国际人文学术理论潮流持有越来越批评的态度,另一方面对于国学现代化改革的意见也相应地越来越严格化,二者均与长期以来广泛深刻紧跟国际人文学术规范的港台学界主流渐行渐远。本人的学术观点也就越来越不为海外人文学界所喜闻乐见。此次趁大陆原网刊《学灯》转至香港改为繁体纸质版继续出版之机,得以发表于港台美华学界,而从撰写到出版,都具有相当的偶然性。

《学灯》为已有10年左右历史的独立学术网刊,原由李锐先生及若干北京高校青年老师共同编辑并上传于几年前大陆曾经存在的几家学术网站。我与李锐先生于2016秋济南“顾颉刚先生学术研讨会”上相识,其后得悉他们拟创办一独立学术网刊,为青年学者的文史哲新锐作品之发表提供流通的方便。与他们相较,本人虽为“老一辈”学人,亦曾蒙其多次邀约撰稿。记得本人一篇关于“现代历史理论与传统历史哲学关系”的文章即曾发表于该刊首期上。其后亦曾多次在该网刊上顺利发文,于是感觉到,与90年代后青年一代学人确可进行以文会友式交流,此竟大不同于我与甫从文革走出的80年代学界新秀来往的经验。记得我还曾与《学灯》几位青年编委在北图楼前相约同往府右街旁胡同内的(当时尚未拆迁的)小院旧居,“参观”几十年前前院西房本人居住过30年的“陋室”。我还向北京师大的李锐老师指看了外院西南角家父(前北平师大校长)居住了整整20年的8米斗室。

李先生授业于清华的古史学派,却对现当代西方哲学理论有浓厚兴趣。《学灯》创办的初旨即为汇通文史哲理论之自由探讨,故颇与我的兴趣相合。至于后来该网刊与港台学界交流的情况我就不大清楚了。2014年我们在宁波、贵阳、兰州组织“阳明心学、现象学与历史理论”的综合研讨会时,曾经与李锐先生再次联系,蒙其热心参与筹划和支持。再一年后,李先生即邀我为新创办的纸质版《学灯》撰文。我在看到该刊第一辑目录后,发现大多数文章内容均为古史学考证一类研究,颇为专门,其风格与早先大陆网刊《学灯》上的文章风格已有所不同,似乎是为了适应港台学界的国学研究风气而加以调整的,这却与我近年来的写作兴趣相距较远。所以对于是否应约撰写,我曾颇为犹豫。我感到犹豫的理由主要是:依照我二十年来与港台人文学界“渐行渐远”的经验,已不觉得在那边发表独立学术见解还有什么意义?因为,一个看似奇怪的理由反而是:他们已然越来越“走向国际”,越来越被纳入“国际规范系统”(实为国际职业化大系统),而这样的“人文学术国际化趋向”却正是我自参与国际符号学学会组织工作以来却越来越加以反思和检讨者。在此情况下,彼此的交流还有什么效用吗?由于李先生的一再鼓励,基于与《学灯》往年交流的学谊也就决定一试。这就是两年后出版的这篇长文的来历。等到看到本辑的目录,才知道本文的论题在全书中颇显“突兀”。而得悉饶宗颐先生竟挂名作为刊物之荣誉主编后,不免有“不安”之感。不仅本文之论题及观点恰于饶先生代表的港台“泛信史派”相反,而且导致本人与古史学学者李先生结缘的、2016济南顾颉刚古史辨研讨会上提交的论文“盖棺论定顾颉刚”(《文史哲》,2007),不知对于作为顾颉刚先生早年弟子的饶先生会对之有何感想?岂止战后港台国学界作此思想方向的大翻转,早自王国维先生自沉以来,通过顾颉刚与胡适、傅斯年的“渐行渐远”之往事,此现象即间接牵扯到一个更为根本的重要史学认识论大问题,对此我多年来一直在论述中,此处不须赘述。

此外,对于一个有着几千年民族性学术实用主义风气的现代人文学界来说,“真理”和“实用”的关系,是一个至今未加彻底讨论和辨析的普遍性问题。其实:我们能不能把学理的纯粹科学研究方向与“利用学理以达其他非学术性目的”的方向加以区分,似乎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人文学术未来科学化发展的基本问题之一。而当这类“学术语用学”与国外“学术实用主义”相结合而导致彼此竞相在国际学术市场上“比高比低”后,此一倾向还属不属于“科学思维方向”,岂非是值得海内外三思其宜的、时代性的实践学大课题?如果不把“现代国学”当成“科学事业”,而是当成某种“功利主义技术学”,岂非有多少人为的“用途”就有多少种类的“国学”?

由于如今正式出版不易,也不知道港版《学灯》是否还能坚持下去,我遂试图在一篇长文中纳入较多彼此关联的主题。感谢海外“匿名审稿人”及编辑部对于文中不合港台学界主流方向的内容未加删减。在此仅简要重申两点:

1. 并非出于非学术性的民族情绪性理由,本人认为中国的未来人文科学(包括国学)现代化革新事业,不可简单化地采取盲从于“国际接轨”方式进行。其理由须从古今中外人文学术总体宏观角度加以科学理性的分析中加以把握。(参见本文)

2. 而如此“超现实地”推行此种“非依附于国际标准的”独立科学认识论革新是否可为呢?这正是我们今日提出新仁学和新阳明学的深意所在。阳明心学射线的“最终鹄的”哪里是近代日本学者最先创发的某种“事功起信术”一类的东西【在深层意义上两蒋“事功心学”[无论其“政军事功”还是其“文化事功”]岂非根本上正是败于此一时代认识论误区上!】一门阳明心学的解释学告诉我们,其具有普适性的伦理认识论及有效实践论的深意,完全表之于“致良知+知行合一”的“命令句”内【并非特指其“武功”,因成功的武将不需此等“深内学”,阳明学完全是朝向于精神文化建设大方向的】,故乃专指人之最深层的一种“心灵革命”。我之所以称之为孔孟之后的第三阶段的新仁学高峰,正因为其所最深“专注者”,正是“前于”一切事功思虑的“本心粹炼”之“心术”!今日正是这样的传统式本元心学才可能使我们超越国际学术社会制度性藩篱而可朝向于更基本的前提、基础、背景、效果等等的独立心志力养成目的。学者如无独立的心志修炼,当然即会自然而然功利主义地随波逐流与逐利而行,并一生满足于“生意人式的”小利小得,从而忽略了古人曾经真实怀有的“治天下学”之抱负【此指其“心”,非指其“能”,而今人所失者正是此“心”,尽管大有其“潜能”】。今日我们如仍要留用古语“真儒家”,其时代性含义当专指其“心术本身”(所谓士君子学),而非可再指其在古代环境条件下所衍生的社会政治思想和行为方式。“与时更新”应指后者,而前者应该是始终不变的。因为人类的人性自然性向,在机器人世界尚未取代人类精神文明形态之前,是不会改变、不应改变的。古人所谓的治天下学,当解释学地从其古代社会物质层面实践转化至现代精神文化层面实践。所以,阳明学是特别相关于中国人文科学工作者的。对此,洋人根本不可能采行之!牟宗三先生当初竟以为其弟子们在国际汉学界的教学即是在“弘扬”着其新儒学,这是对于现代认识论-实践论的把握上多么天真的阙失;而以为“紧跟国际汉学”就是在“复兴中华文化”,这又是多么严重的认知混乱!本文从方方面面对于这些问题有所指陈,欢迎批评教正。(2018-1-20增补)


**    **      **      **         **         **
(以下全部为已刊出的本文之校样稿。英文提要等列于文后)

【题要】

新时期40年以来,无论国学的恢复还是西学的发展,其规模都是前所未有的,不过总结之后也发现,人文学界各个领域,特别是理论方面,呈现一些观点混杂、认识模糊的特点,亟待反思与改进。本文强调最重要者为:在实行“走向国际”的同时,应该增强建立独立自主的“中国人文学区”意识,即不能在全球化时代盲目跟随国际学术潮势亦步亦趋,以至于从根本上淡化了中华文明固有的以学求真的士君子精神传统。此一传统不仅可有助于匡正学界“全盘西化”之偏,而且也可促进人文科学整体朝向科学理性化大方向的发展。本文的意图之一为对现行国际人文学术的制度与规范本身进行批评的检讨。

关键词:中西哲学,汉学与国学,学术职业化,人文科学革新,仁学人生观

目录

1.客观历史条件与主观认知条件

2.特殊历史条件导致“西学”与“国学”都有被“全盘西化”之虞

3.学术职业化功利主义与现代西方哲学功能的蜕变

4.学术求真与学术求利

5.“现实”作为“科研对象”与作为“施为对象”

6.  职场运作的外制度化与主体价值观的内制度化

7.中国人文学者应有复兴“以学求真”中华精神传统的觉醒

阅读全文请点击链接:

中西哲学互动问题刍议.pdf




 来源:《学灯》2017年第二辑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 “道济”哲学研究网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西南民族大学哲学研究院 主办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22045 85522033
  • 皖ICP备110051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