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研究生论坛>>道济论坛>>正文

纪余夫:环境美学视域下的黔阳古城“居住”解读

时间:2014-08-05 11:06:43 点击:

核心提示:环境美学视域下的黔阳古城“居住”解读但居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居住,而是“诗意地居住”,与人们的居住所依靠的一切建筑物有关。居住的本质是自然环境的完美性与人居环境的完美性是统一的。...

A“Wohnen”Interpretation of QianYang Ancient City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nvironmental Aesthetics

[摘要]环境美学的基本问题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然对于人具有两种意义:一是资源,二是家园。环境就其本质来说,是人的家园,是生命之本,更是居住之所。在环境美学的视域中,黔阳与人类的“居住”本质,在大地上最为原初的居住之思息息相关。黔阳作为古老的,“曾在的”居住来阐明居住如何才能够建造。“居住”比“筑造/建筑”更为本源,筑造/建筑是为了居住,但居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居住,而是“诗意地居住”,与人们的居住所依靠的一切建筑物有关。居住的本质是自然环境的完美性与人居环境的完美性是统一的。

[Abstract]The basic issue in Environmental aesthetics is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uman and nature. However, nature has two kinds of meaning for human being : that it matters as the resource and as Homeland for human life. The essence of Environment lies in the fact that it offers for a human being the homeland, the soul of life,and a place of living. From the perspective of environmental aesthetics, old city of QianYang is closely linked with human being as the embodiment of the essence of a “Wohnen” ,  and of the most Primordial thought of living on the earth. QianYang, as the ever-living part of homing, is the right place to illustrate how to live and how to build a “wohnen”. A“Wohnen”is more fountainhead than a “Buan”, which is just for living, while a “Wohnen”  is much more original and over-general that refers to “Poetic Habitation” and relates people with every part of the buildings as a whole.So, the essence of  “Wohnen” is a Perfect Unity of the aesthetics of natural environment and human living environment.

[关键词]环境美学;居住;筑造;本质;人

 [Key Word ]  Environmental Aesthetics ;Wohnen;Buan;Essence;Human

 

1、环境美学的基本问题

    从原始人类的穴居、巢居到现今的摩天大楼、城市住区、民居村舍,建筑的历史和现实向人们不断的述说其本质内涵:建筑是人之为人的居住环境。几千年的人类文明史孕育出丰富灿烂的建筑文化,而更饱含着深邃的环境美学思想。环境美学的基本问题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环境就其本义来说,是人的家园。环境美学是以人的“居住”为原始基础的生活,居住作为人的基本生存方式显现为:宜居、利居和乐居。环境之为环境是以人为出发点的,人在环境之中居住,并承载着环境的各个丰富的元素,与之相关涉的有自然环境、人文环境、生活环境、历史环境等等。

    人在环境之中,在这个居住中,人类开始着自己的生存,并一直与环境做斗争或者说争执,经历了前现代的原始农耕,现代的工业文明,后现代的网络信息,在这个发展历史之中,人一直在进行着征服自然的游戏。人类的居住也从在自然之中的山洞、岩穴到利用自然之物木头、石头、竹子、土块、毛草等自然材质建立的房子到如今的钢筋、水泥、砖块、玻璃等现代技术手段建立的高楼大厦。人的居住空间在不断的打开,空间不断的在大地与天空之间生长,人在建筑之中居住,对大地无尽的征用之中,人类似乎是独立于自然,开始了人类社会的文明。

    环境美学的基本问题是人与自然的关系问题。自然对于人具有两种意义:一是资源,二是家园。环境就其本质来说,是人的家园。人的生存与发展,既需要资源,也需要家园,二者均在自然之中,共存共处。资源是掠夺对象,家园是保护建设的对象。环境是我们的家园,是生命之本,更是居住之所。人性是复杂的,它的本质是生命,在人的生命中存在着:动物性、文明性和神性。在自然世界之中,人具有动物性的层面,同时人是社会中的人,具有文明的属性,人之为人,更根本的,人是万物之灵长,所以人具有神性。居住之为居住,只有人才能居住,才会去居住,动物不会。

    “居住”作为人类生存的基本特征,我们试问:

     一、什么是居住?

     二、在何种程度上筑造归属于居住?

2、环境美学视域下的黔阳古城

    在环境美学的视域中,黔阳不只是一个地方,一个地名,一个姓古名城的古城,黔阳与人类的“居住”本质,在大地上最为原初的居住之思息息相关。黔阳古城位于洪江市西部,是座山水之城,三面环水,一面靠山。清水江、澳水河满载着历史的厚重与沧桑从遥远的贵州,广西大山脉神秘般奔流而来,在此交汇,形成万里长江的一大支流——沅水。继而滚滚东逝,一泻千里,山水浑然。为古老文明的黔城赋予了先天的古之神韵。自西汉高祖五年(公元前202)建制以来,黔阳古城有着二千二百多年的历史,享有“滇黔门户”和湘西第一古镇”之称。

    黔阳,古老而神秘的土地,吸引着我们试图去追问建筑的本质,具体而言,就是通过把建筑纳入到一切存在者所从属的领域之中去追问建筑的居住(/安居)本质。20世纪的哲学家海德格尔《筑·居·思》(Bauen Wohnen Denken),正是带着这种原初的居住之思,重新唤醒我们曾经被人遗忘的居住本质。海德格尔敏锐的区分了被人一直混淆的存在和存在者的差异:“每一件存在的东西”,即“存在者”(Seiende),都是由于存在而“存在起来”的,所以必须从存在者身上、首先是从人这个存在者身上追踪(思)它之所以存在。人们只关注存在者而不关注存在本身,这一说法在这里得到了具体的印证。 这就是:居住没有被经验为人的存在;居住压根就没有被当作人存在的基本特征来思考。

黔阳作为古老的,“曾在的”居住来阐明居住如何才能够建造,即,我们必须把建筑的本质理解为“让居住”,“让居住”的本质并不意味着所有的建筑都以居住(/安居)为目标。

   一个建筑要想让人定居下来,就必须能够保证安居的发生,必须能够产生真正的家园之感。人在历史之中,黔阳古城的存在,有着丰厚的历史文化积存,无论从文学、艺术、宗教、天文、地理、医学、水利、交通诸方,体现着古城独有的气质,而一系列的文化群落,古建筑文化、古名人文化、占墓葬文化、古遗址文化、民族文化等,更是人类居住的本质显现。在这里可以感受到一种华夏人的精神归宿。

3、居住的本质

   人们之所以会把普通建筑同适于居住/安居的建筑混为一谈,恰好是因为他们没有充分理解动词“居住/安居”的真实含义。海德格尔在《筑·居·思》中做了词源学的考察。他指出,在古高地德语中,表示“建筑”一词的是动词buan,本义就是指“居住/安居”,后者又表示:“持留”(bleiben)、“逗留”(sich aufhalten)。同时, buan也含有现代德语bin(是、存在)的意义。在这个意义上,所谓“居住/安居”,就意味着:“我们人据以在大地上存在的方式”,或者说,“终有一死者在大地上存在的方式”。在这里人作为存在者,面对这时间、空间的绝对有限性,人是“终有一死者”。 虽然在海氏看来,“建筑”一词的真正意义对我们来说已经失落,但还是可以从它留下的痕迹中去追踪它的本质意义,这就是:“居住/安居”和“人的存在”。如果离开了“居住/安居”和“人存的在”,我们就不可能真正地理解建筑的本质。

   “居住”比“筑造/建筑”更为本源,筑造/建筑是为了居住,但居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居住,而是“诗意地居住”,与人们的居住所依靠的一切建筑物有关,即使人们并不居住在这些建筑物中。环境美学要追溯建筑和居住这些事情后面的哲学意义,追踪筑造后面的存在根源。筑造/建筑不只是“为了”居住或“为了”住在某处,它本身就是“去居住”的活动。即我们人类在大地上据以存在 (sind)的方式。

黔城拥有千年历史的传统古镇,现存的住宅经历岁月的冲刷,依旧保存完好,古建筑因地制宜,广场、水埠、桥、街巷、青石板、街头巷尾的石条凳、水井、一座座四合院、青瓦小木楼、栏杆和木窗的精细雕刻、古镇的屋宇院……以独有的风姿顺应人的生存环境,融和地域气候和湘楚一苗地少数民族文化,中原文化和汉民族文化,落跨越历史的苍茫是先民在大地上据以存在的踪迹。古城的形成、发展、演变是一个自然生长的过程,是先民居住的生态过程。

4、居住与人

    居住和人的存在联系起来了。正因为人从来没有思考过自己的存在问题,所关注的只是他的存在者,所以人才有可能将自己的存在遗忘。自从手工业和农业的分工以来,人就开始把自己在大地上的居住逐渐变成了人的存在的单纯手段,把自己的家变成了越来越陌生的、有待于自己去操控和利用的对象,从此人就失去了家园和生活的目的。

居住环境与人的关系恰如“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方的建筑环境培育和陶冶一方人。然,现代工业文明的迅速发展导致了环境的污染和生态平衡的破坏,现代技术的建筑思想又没有从生存整体和生态系统的角度来设计人的居住环境,从而生发现代人居环境的诸多问题。居住的本质是自然环境的完美性与人居环境的完美性是统一的。

    人类生存和居住的目的不在于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在于保护自然,从自然中领悟生命的真谛,理想的人居环境并不是以逼迫自然为前提,而恰恰是以保护自然为前提。现代主义建筑在钢筋混凝土的丛林里,土地被不断的征用,到处都是被复制出来的建筑,人们活在钢丝网和栅栏保护的住宅里,割断了历史和文脉,割断了地方性和民族性,失落了人的情感和人文精神,使人无法本真地居住。

现代人已经不会居住了,他们必须重新学习居住,必须重新领会居住的本质。让建筑从属于本真的和诗意的居住,让建筑远离了数学的抽象空间,远离了统一的标准和风格,保持着由居住而来的自由,打开天、地、神、人的共在场域。

黔阳古城的居民对古城情有独钟,传承民族传统习俗,吃着农家饭,过着悠闲自得的生活,街道两边的木板房,颜色早已陈旧褪去,棕黑色的大门和倾斜的楼板在诉说着它们的历史。这是千年古镇守护的精魂。居住的基本特征就是这种守护。要去守护事物的“本质”,这就是“居住的基本特征”。

参考文献:

   [1]海德格尔:《海德格尔选集》,孙周兴选编,上海:上海三联书店,1996年。

   [2]张廷国:“建筑就是“让安居”——海德格尔论建筑的本质”,《世界哲学》,2009年第4期。

   [3]陈望衡:“环境美学是什么”,《郑州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第1期。

 

 

来源:《建筑与文化》2014年第8期




 来源: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 “道济”哲学研究网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西南民族大学哲学研究院 主办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22045 85522033
  • 皖ICP备110051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