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研究生论坛>>道济论坛>>正文

尼采与酒神艺术

时间:2017-03-10 21:23:57 点击:

核心提示:艺术不受宗教、道德、理性的规制,艺术是非宗教、非道德、非理性的。艺术不屈服于世界的残酷真理,不因畏惧世界的淫威而弱化生命的意志,艺术为生命的意义负责,为艺术而艺术即为生命而艺术。...

Ⅰ上帝之死与虚无主义

尼采宣称“上帝死了”。在他看来,死了的不止是人格化的上帝,还有上帝所代表的一系列价值观念。甚至还要包括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一切供人膜拜的偶像。

在中世纪的欧洲,基督教上帝乃是世界、历史与人生意义之所系。经由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欧洲人开始了杀死神学上帝的历程。与此同时,理性、科学、民主政府、乌托邦等等上帝替代品却成为人们对世界、历史与人生的新期待。

然而,道德的沦丧、社会的黑暗、科技生产的异化、生存竞争的残酷、战争的疯狂却不断摧毁着欧洲人乐观主义的信念。理性、科学、民主、平等、人道主义的价值观就像基督教神学价值观一样,在现实的世界、历史与人生面前归于破灭。

每经历一次最高价值理想的破灭,人们便经验一种精神的虚无。不堪承受虚无的人们必须寻找新的价值理想。不断设定新的最高价值并完善其体系,即是西方形而上学的发展历程,而同时发生的,却是不断废除旧价值的虚无主义进程。

当种种价值理想接连不断地在现实中破灭,人们终将怀疑理想本身的可能性。当人们发觉不再有什么足以信赖时,悲观主义便取代了对世界、历史与人生的盲目乐观。怀疑一切即是彻底的虚无主义。

叔本华首先道出了这种悲观主义的虚无。在他看来,可以认知的世界不过是个体主观认知的表象,可能经历的人生不过是个体盲目意志的拓展。理智的常识引我们执着于世界的虚幻表象,生活的意志使我们沉沦于欲望带来的痛苦和厌倦。

而人类的执着、欲望、争夺、喜新厌旧导致了世界历史的纷争、灾难、更替、动荡。幸福不是放任自己的意志在虚幻的世界中得到什么,也不能通过改造世界历史而使全人类的幸福获得根本保障,幸福必须通过泯灭意志实现心灵的解脱和宁静。

叔本华把思想的焦点从向外部寻找救世主及其替代品的方式转到了向内心寻求自救和解脱的路线上来。从而,促成了西方哲学的现代化。

Ⅱ生命本位与强力意志

尼采继承了叔本华对世界的悲观主义看法。在尼采眼中,世界是充满了矛盾和诱惑、虚假和残酷、永恒轮回而无意义的。这个强大而无情的世界令人类感到恐惧和痛苦,人们无法承受这种彻底虚无主义的悲观。于是,为了逃避这种恐惧和痛苦,人们需要谎言的安慰,以作为一种形而上的精神慰藉。

宗教、道德、科学、艺术都被尼采视为形而上的慰藉,上帝、爱、求知、热情都只是用来自我欺骗的精致形式,人们借助这些谎言赋予生存意义,让自己能够在残酷、冷漠、无意义的世界中相信生命的价值。

如此一来,人生便是被抛入一个无意义的荒诞世界之中,人生没有任何神秘的目的和义务,除了不得不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只有生命绝对地属于自己,人生仅仅是一系列生命体验的过程。

关键在于,这仅有的一次生命应该如何度过?宗教和道德因恐惧而屈服于世界的残酷和人生的痛苦,于是压抑甚至放弃自己的生命意志。科学和工具理性却相信能够通过改造和利用外界,确保幸福的人生,于是让人把宝贵的生命浪费到追逐功利、机械生产和乌托邦的虚幻中去。

尼采既反对宗教道德式禁欲主义对生命意志的压抑,又反对科学理性式功利主义在追逐外物中对生命本身的忽视和虚掷。既然生命仅只是一次体验的过程,那么,生存的意义就在于尽可能地拓展自己的生命意志,实现生命体验的丰盈和强度。

小草意欲长大,雄鹰意欲高飞。自然的健康的生命意志应该是意欲强度和力感的强力意志。而不是被社会观念压抑扭曲的衰弱的颓废的迷误的意志。因此,为了人在世界与人生中惟一真正属于自己的生命的解放、丰盈和实现,必须打破一切束缚生命的形而上学教条观念和陈规陋习,以强力意志为标准重估一切价值。

一个真理是,世界本质性的残酷和人生的痛苦。世界与人生根本上是荒诞无意义的,没有所谓的目的和价值。因此,悲观主义的虚无是对世界与人生最本质的洞察。另一个真理是,人拥有自己的生命,而生命因自身的意志而欢欣和受苦。既然人不得不存在于这个无意义的世界之中,他就不得不依靠自己的生命意志设定价值,赋与世界人为的意义。

因为我们是人,仅仅是人,仅仅是生命意志自我实现的载体。我们人生的意义在于领悟自己应该如何最好地存在于世界之中。人生的意义胜过世界的真理。世界的真理是残酷的、虚无的,屈服于世界的真理只能使人生变得痛苦和沉重。我们必须通过本己的生命意志自我生成一种保护来对抗冷漠无情的世界的真理。

Ⅲ酒神艺术与超人精神

梦感和醉感是我们对抗世界悲剧的最佳形式。梦与醉是艺术的两种基本形态。于是,艺术成为拯救世界与人生之矛盾对抗的良药。艺术胜过真理,因为梦与醉的艺术比残酷的世界真理更为有益生命和人生。

梦感和醉感是日神精神与酒神精神的两种艺术化表现、日神精神的艺术通过制造美的外观,使人沉浸于梦幻般的审美乌托邦中,暂时忘掉人生的苦痛。酒神精神的艺术则在对痛苦和毁灭之悲剧命运的直面、对抗和超然中体验生命的强度,享受精神的刺激,丰富人生的意义。以英雄般的姿态不避艰难,视死如归,如痴如醉地投入到世界与人生永恒轮回的大化游戏之中。

日神艺术给本来悲苦的世界与人生披上一层审美的面纱;酒神精神则撕破所有美的伪装,以大无畏精神沉醉于悲苦的体验,化痛苦为刺激、丰富、意义和喜乐。日神之梦、酒神之醉都是人以艺术之强力对抗悲苦人生的手段,只是酒神的力度远比日神更强。

尼采认为,宗教、道德和理性哲学是屈服于世界的淫威,而压抑、束缚和规制生命的人性的颓废形式,而艺术则是张扬和释放生命的相反运动。因此,艺术不受宗教、道德、理性的规制,艺术是非宗教、非道德、非理性的。艺术不屈服于世界的残酷真理,不因畏惧世界的淫威而弱化生命的意志,艺术为生命的意义负责,为艺术而艺术即为生命而艺术。拥抱艺术意味着,人自己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真正的艺术家必是生命力旺盛的人。艺术家是受到内在强力意志的过度涌迫,不得不向外扩散去创造,去生成,去行动的人。艺术家拥有强烈的性欲,但又常常需要节制自我,因为艺术创作与性爱活动耗费的是同样一种力。艺术家也往往带有某种为普通人所不能理解的神经官能症。这种神经官能症恰恰意味着生命的丰富和健康。

美和善只与生命相关,激发生命强度者便是美和善,削弱生命强度者便为丑和恶。道德是人为的,虚伪的,使生命变得病弱的。如果非要建立一种供未来新人遵守的道德准则,那便是激发强力意志的主人道德,而不是放弃强力意志的奴隶道德。主人道德是通向超人的桥梁,奴隶道德则是陷入末人的沼泽。此外的则是彷徨在超人与末人之间的较高级然而迷茫的人。

在走向超人的路途中需要经历精神的三种变形。首先是正视世界与人生的悲剧本性,敢于承担生存的痛苦和重负的骆驼阶段;接下来是摧毁束缚、压抑、规制生命的形而上学价值观念,为生命赢得自由的雄狮阶段;最后要达到的孩子阶段则是欣然接受宇宙不断创造、生成、毁灭、再生的永恒轮回之命运,以自然洒脱、游戏天真、心醉神迷、生死无忧的超越精神入于生生不息、循环不已的宇宙大化之中。

Ⅳ对后世的影响

尼采的哲学思想通过揭示上帝及其一切形而上化身之死,清扫形形色色压制生命的形而上学残余,重新设定世界与人生的价值意义这样直面真实、扫清虚妄、自做主人的方式规定了整个现代哲学艺术的精神语境和目标方向。

体认上帝之死和虚无主义,反抗形而上学话语,日神精神与酒神精神,批判奴隶道德,高扬生命主权意志,解放感性、直觉、身体,艺术的非道德化,自由选择创造本质,白日梦与性欲升华论……尼采的思想对后世发生了并将继续发生着巨大的影响。不过,尼采的哲学毕竟是一种贵族化的偏激理论,虽然在哲学和艺术领域有着丰富宝贵的价值,但却不应该被任意滥用到社会和政治领域。




 来源:读者推荐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 “道济”哲学研究网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西南民族大学哲学研究院 主办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22045 85522033
  • 皖ICP备110051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