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思想与视听>>艺术与绘画>>正文

更好的例子:现代性审美的三个绝对律令

时间:2016-03-28 14:19:38 点击:

核心提示:我们这里似乎在戏仿康德道德理论的“绝对律令”之说,艺术当然没有什么先在的命令,因为发出命令者已经缺席了,我们这里只是对现代性的诊断以及对于现代性审美的基本条件做出思考而已。...

                          夏可君

现代性审美必须面对双重的问题:如何给出对现代性本身的正确诊断,以及现代性艺术如何准确回应现代性的困境,并给出超越的形态。无论是波德莱尔思考现代性与现代生活的英雄,还是格林伯格把自己论文集名之为《文化与艺术》,无论是本雅明思考超现实主义与历史哲学的救赎,还是阿多诺对西方文化总体败坏的诊断与自然美救赎密码的发现。现代性审美批评如何在现代性展开的进程中,给出自己对于现代性本身的诊断与判断?甚至是治疗?如果不再是拯救,而只能救治的话!

在我们看来,现代性面对的基本问题是:“中介”的丧失或者空缺,即,古典时代以神话式的英雄或哲人来连接民众与城邦的教化方式,中世纪以神人为原型或者东方式圣人垂范并使之具体化的教会式各种组织方式,近代以主权者调节自然与历史的类型,或者民族国家独立的确立者等等,无论中西之异还是不同文化之别,进入现代性,这些“中介者”要么丧失了,要么失去了绝对性,要么被迫坚持将会导致更大的暴力(比如最近伊斯兰教激进主义导致的欧洲危机),不再有如此的中介连接者了。

现代性意味着每一个个体确立自身的绝对价值或“无价值”(不是没有价值,而恰好相反,是无可评估的价值,如同尼采所言),因为自己的身位与有限性恰好是自己唯一且绝对的价值,并不参照任何已有的其他任何价值。但如此个体的绝对性与唯一性(就如同我自己的死是绝对唯一,因而我的生命也是不可替代的),如何与其他的独一体共处?如何抵达绝对性或永恒性?只有艺术可以给出最好回答。

这是现代性的根本吊诡:尽管个体如此具有独一性,但此独一性却不再具有普遍性了!而历史传统却总是把独一性与绝对普遍性紧密内在联系起来,中介的断裂,却仅仅只能通过一个个个体来实现,而且他的使命只能使这个断裂保持“中空”,却还要让这中空不断保持触发或“生发”!这如何可能?只有艺术给出了几乎完美地回答,而非科学与哲学,也非政治学与社会学。

为何是艺术?因为现代性的艺术不同于传统对于艺术的规定,它要么仅仅是各种分类学科中的一个分支,如同审美与伦理学;要么是宗教历史的解释方式,如同基督教艺术或者古典艺术。但进入现代性,只有审美最好地面对了现代性上面的吊诡,这也是回应康德哲学之为现代性审美的起点的问题:如果艺术并非从一般到个别的规定性判断力(这是歌德与席勒讨论时的重要区分,规定性仅仅导致“象征”形式,与之相关,后来的概念艺术就过于概念先行而落入艺术一般的元艺术了,并导致了艺术的终结),而应该是从个别到一般的反思性判断力(就不再是象征,而是本雅明所言的寓意或者寄寓,即个别无法抵达一般但又必须指向绝对性,且还要保持继续的生长性)。如果在康德的《判断力批判》那里,他还是试图以古典审美的残留方式,即以“天才”之为范例(exemplary)来解决这个连接,还是有着中介的话,那么,经过启蒙之后的现代性个体,每一个个体都是“天才”(如同后来说人人都是艺术家!),不必需要别的天才来规范自身!那么,如何从此个别的独特性走向永恒的绝对性?而且只能是以波德莱尔所言的:从过渡短暂无常中抽取永恒!并非传统从不变的永恒到永恒的不变!而且还是不断变化生成的永恒。

现代性审美以艺术家个体的创造性为出发点,来面对现代性的根本吊诡:从短暂无常过渡中抽取永恒。在破碎、灾变、离散中抽取永恒,这个吊诡决定了现代性审美的基本品质:看起来如此脆弱与随意,如同原始艺术与儿童涂鸦,但另一方面又具有自身的永恒性灵晕,又如此坚定与自持。就不再如同传统那般,从永恒不变到不变的永恒,或者传达某种宗教与历史神话的理念,或者以群体的名义,不是以个体艺术家的名义。而是,面对短暂无常过渡如何抽取永恒?抵达绝对性?当然此绝对性并非传统的先验幻象与神学残留物,而是有限与无限的重新连接,但又并没有普遍性的中介。

第一个绝对律令:每一个艺术家必须发明他自己的记号(signe),发明那唯一性不可替代的记号,并使之具有非宗教的神圣性。这标记或者是某种踪迹的不可传达之物的标记,或者是来临事件的标记与见证。这也是为何里尔克要写“矛盾的玫瑰”,莫奈要发明他自己的睡莲,塞尚要发现他的圣山,克利要发明他的新天使而影响本雅明的历史天使,直到汤伯利晚期的玫瑰诗巨幅绘画,当然杜尚《大玻璃》上一直保持处女性的“新娘”也是如此,沃霍尔的阴影画也是如此,纽曼的拉链与罗斯科的色块,从蒙德里安到马丁的“格子”(grids),也都是如此。【因此,中国的玩世现实主义,方力钧与岳敏君等人也试图发明自己的个体标记时,却仅仅走向了个体面孔或者脸谱式的图示化,而且无法神圣化,当然也不是什么非神圣化的反讽,即根本上就缺乏永恒性!】

第二个绝对律令:就是在每一个具体当下的作品中,既要具有作品的此一性,又必须传达出对艺术本身的元思考。即此一幅具体作品,必须具有双重性:既是此一作品的唯一性,又必须具有它自身的绝对性。哪怕是绘画,也是要在此一幅作品中画出对于艺术本身的思考,即具有“元绘画”的内在表达,这才能让特殊艺术成为艺术一般,让一个作品具有绝对性。如同卡夫卡的小说人物K,既可能是卡夫卡自己的个体形象或者每一个现实中人物的故事描述,他也同时是或者更加是卡夫卡对于小说在现代性写作是否可能或者如何使写作本身由不可能变为可能时的一种构想或者赌注!如同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绘画:不仅仅是画一幅画,也是画出“关于绘画的绘画”,即绘画可能性条件的绘画,因此纽曼的“拉链”就不仅仅是一根线,也是对画框的反讽,对边界的移动,打破区分,还是对于要来临的事件的见证,不止息地颤栗或者痉挛的感受!【显然,中国当代艺术还要么仅仅止于对于形式语言的构想,要么还仅仅在观念上游戏,还没有面对这个挑战:要在一个个具体的此一性作品上传达出自己对于艺术本身的绝对理解与扩展的可能性,这需要极为强悍或者默化的感知力与思考力!】

第三个绝对律令:必须不断发明(invention)新的例子,能够体现艺术绝对性即那个空无性的例子,保持那个连接中空位置的空开与敞开,没有最好的例子(example),否则要么回到古典的中介要求,要么历史会导致终结,只有更好的例子,只有从好到好的例子,却没有经典的范例(example),只有好上加好的作为示范的例子(ex-ample)。因此一个艺术家必须不断保持前卫或先锋的革命性或者创造性内在要求,一个艺术家必须不断发明,打开那个空无空间,想象新的空无并使之保持敞开,使之生长,而不可能模仿另一个艺术家的例子,否则根本就不是当代艺术,而是工艺制作;一个艺术家甚至也不应该模仿自己,因此波洛克发明了滴洒却还要面对滴洒之后他自己的创作还如何继续的难题,不陷入风格化与程式化的自我复制。在这个意义上,杜尚会沉默许久,而沃霍尔也许过于躁动商业化了。【回到中国艺术家呢?又有多少艺术家发明了自己的例子?打开了那个中介空无之后的虚空感?并让此虚空生成出奇妙的形式?也许我们的虚薄艺术是唯一的例外?此美好的例子还要求艺术家们不断自我超越,体现艺术的可能性与未来?】

我们这里似乎在戏仿康德道德理论的“绝对律令”之说,艺术当然没有什么先在的命令,因为发出命令者已经缺席了,我们这里只是对现代性的诊断以及对于现代性审美的基本条件做出思考而已。




 来源:读者推荐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 “道济”哲学研究网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西南民族大学哲学研究院 主办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22045 85522033
  • 皖ICP备110051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