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思想与视听>>艺术与绘画>>正文

[展览预告]异象与处境:岛子圣水墨(汕头大学美术馆)

时间:2015-11-19 09:44:02 点击:

核心提示:岛子以圣水墨的艺术创造回应了这个问题。与当代艺术中的自由主义共识相同,圣水墨极为关注当代社会的真实处境,这有关基督教的处境化问题。处境化不同于本土化,本土化虽然强调基督教对中国固有文化的适应,有利于基督教的广泛传播,但是也可能会导致基督教精神的弱化和被改造。...

                                          展览时间

                                          Exhibition Time

                                     2015/11/20—2015/12/05

                                          展览地点

                                          Exhibition  Location

                                  汕头大学长江艺术与设计学院美术馆

                                          展览策划

                                          Curator

                                          郝青松

                                              讲座主题

                                     中国基督教艺术的本土化与处境化问题

                                              地 点

                                        汕头大学图书馆演讲厅

                                              时 间

                                        2015/11/20 周五    7:30 PM

                                              主讲人

                                            岛子    教授

                                        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

                                    德国米苏尔基金艺术创作奖获得者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国际美学学会会员

                                         异象与处境

                                     ——岛子圣水墨之灵性呼告

                                            郝青松

   今日世界似乎复杂而熙攘,充斥着太多欲望和规则,艺术史也在历史的进化中几乎穷尽了所有创造的想象力,但是当代艺术以及艺术对世界的表达越来越陷入琐碎、任意、虚妄的深渊。这是一个灵魂虚无的世界,也是一个需要拯救的世界。艺术同样需要拯救,重新建立与精神世界的关系。超验的上帝之城与现世的地上之城共同构成了完整的世界。但人类在地上之城的征伐日久,早已迷失在物质与欲望的现世逻辑之中。重建艺术的精神世界,意味着唤醒源自上帝之城的灵性。艺术的灵性维度,成为当代艺术目下最为迫切的需要。当代艺术如此,当代水墨亦如是。

   岛子先生毕生省察,先天下之忧而忧,面对废墟一般的世界垃圾场,充满了救世情怀。他以灵为祭,信仰为宗,笔墨为用。他视艺术为精神之维、信仰之维。岛子关切人世忧患,又敬畏冥冥神意。他以多年诗歌创作与艺术批评写作之深厚学养,切入水墨创作,以灵性注入其中,喻为“圣水墨”。

   圣水墨以基督信仰为根基,希求唤醒水墨的神学意义、形上意义。水墨的笔意、笔法、书写性,本身就蕴含了形上的、超验的、苦难感的、灵魂的灵性。笔墨在黑白、虚实、浓淡、干湿之间,寄寓圣道、彰显灵性。笔在纸上的书写和运动,寄寓了精神性的崇高和建构。

   圣水墨特出之处,在于以基督信仰作用于当代水墨艺术。其中涉及一些似乎令常人难以理解的概念关系:基督与艺术,基督与当代艺术,基督与水墨,基督与当代水墨。深入阐释和理解这些关系,才能够看清楚岛子提出“圣水墨”概念并以之创作的当代价值和意义。

中国当代基督教艺术的兴起

 (一)基督与艺术

   基督与艺术的关系,需要在信仰与艺术的关系中考察,而在理性世界的概念逻辑中则视之为宗教与艺术的关系。

   艺术的起源中包含宗教原因。原始宗教混杂了太多神秘因素,原始人类尚无成熟的社会组织,主要面对人和自然的关系。当时的大自然神秘而不可知,人类对之敬畏有加,冥冥之中神意存在并被感知,而面向神意的迹象包括仪式、说唱、涂画等等就成为艺术的最初起源。之后在逐渐成型的几大宗教中,都形成了各自不同属性的宗教艺术,其中也包含基督教艺术。但在基督教的理解中,艺术与宗教有着更为特别内在的终极关系。

   基督教信仰独一真神耶和华,世界为神所创,人与万物皆源自神造。“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这道太初与神同在。万物是借着他造的。凡被造的,没有一样不是借着他造的。生命在他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约1:1—4)。如此看来,上帝才是唯一的艺术家,世界就是他的作品。人类以及借人类之心手创作出来的艺术,也都是上帝的作品。艺术之中因此有道,与神同在。

   遗憾的是,当人类逐渐自我确立,以启蒙理性为己任,神意也渐行渐远,终极之道随之而去。隐去上帝的世界,艺术把为艺术自身而存在当作艺术的目的,社会中的艺术把地上之城的人间社会当作全部的世界去看待,其中的片面性不言自明,意义的缺陷显而易见。

   只有基督教这个一神且经历现代转型的信仰,能够在艺术意义虚无的时代里,在旷野呼告灵的救赎。从历史维度看,呼召灵与道的目的是要回到世界的传统,但是信仰之间却有差异。新约时代基督道成肉身、受难又复活之后,上帝的特殊启示已然澄明为普遍的见证,联结起终极与现实的绝对垂直关系。纵然在新约未临的世界,旧约世界已经在上帝特殊启示的世界里了,而没有听到特殊启示的世界,只是在普遍启示里仰望和呼唤,如堪称古代社会最有智慧的柏拉图和老子。他们的言论无疑伟大,但他们在基督的世界里依然是罪人,“道可道,非常道”,言道的主体却依旧虚无。

   基督信仰正是因为这样特别而普世的信仰存在,与艺术有着终极而现实的关系,为艺术而不断回溯。在中国的艺术现场,基督精神并不因其外来性而有障碍。保罗之后,基督教传往外邦成为世界性的宗教,“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犹太人,后是希腊人”(罗1:16),中国亦需要基督救赎。

 (二)基督与当代艺术

   艺术是观念的表达,艺术观又根源于世界观。在人类的不同时间和空间存在着不同的世界观,艺术随之千差万别。诸神争战固然会带来艺术的百花齐放、争奇斗艳,但也必然伴随价值观的混乱和莫衷一是。当艺术回到自身,往往只归于方法论的属性,而当艺术深入到意义的阐释,往往就涉及价值观的确认。在艺术意义的扩展中,价值归于何处呢?上帝之城的价值归于上帝恩典之爱,地上之城的价值指向社会正义与自由。

   当代艺术的价值讨论多在地上之城的范畴,并以社会为基本维度,亦称当代艺术的社会学转向。但此转向之根本不止于艺术方法,却在价值的向度,探讨文化政治问题。

   自亚当、夏娃因罪被逐以来,这块尘土之地就不免烽烟滚滚。失乐园中掩面悲恸而去的形象似乎喻示了人类被抛入这个风雨未知的历史之中的全部命运。但上帝依然爱着他的孩子,人子也从对天父之爱中汲取力量,充满盼望。正是其中无法割裂的信仰之链联结了地上之城和上帝之城,构成完整的世界和世界观。当人类行走在漫漫长路,其实并不孤独。康德有言:“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它出自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最后一章,刻在康德的墓碑上。仰望星空,即在仰望上帝,以此不断修正心中的道德律——地上之城的价值所在。但双城世界的精神断裂,引发了现实中最为触目的处境。地上之城中,艺术的艳俗和玩世一直在侮辱和伤害正义与爱的价值。艺术的社会学转向如果缺失上帝之城的向度,很容易就偏向了恶和平庸。

   因此,今天当代艺术需要又一次转向,从两个维度修正艺术社会学的偏差,在地上之城转向社会学的正义准则,同时转向上帝之城的爱之命令。其中最关键的还在于上帝之城,在其中爱与宽容超越了律法正义。这是基督精神终极而超越之处,不仅反对罪恶倡导自由,而且在爱与宽容中保守自由。

 (三)中国当代基督教艺术

   论及西方艺术史,中世纪以来几乎就是一部血浓于水的基督教艺术史,即便至现当代,两者也是割舍不断,难分难离。中国艺术史中,基督教艺术却颇为小众难入正史,自唐代景教入华,一千五百年来基督教艺术基本止于功用,向来为艺术史家所忽略。只有到近代,随着基督教在中国逐渐扩大的影响,涌现出一些具有知识人属性的基督徒艺术家,能够超越艺术的宣教功能,在重要的艺术命题上提出了为以往艺术史所不及的思想观念,创作出崭新的艺术。

   基督教艺术主要分为三类。其一可称宣教神学艺术,主要以圣经内容为呈现对象,写实为基本手法,类属于摹仿论的古典艺术,也包括以水墨语言、中国人像对西方圣像画的置换。其二可称神学美学艺术,主要以圣灵启示为基础,表现信仰感动的异象,基本脱离了圣经叙事,深入到自然与人世之后不可见的超验之维。其三可称政治神学(或公共神学、处境神学、实践神学)艺术,主要以社会关怀为宗旨,关注社会公义问题,地上之城并不能真正做到以律法正义为最高准则,因人类之原罪,故谁都无法手握绝对正义,只有上帝之城中爱的绝对命令才能成全正义,要爱人如己,更“要爱你们的仇敌”(太5:44)。

   中国当代基督教艺术重在以基督精神观照中国现实处境,而不只是教义或神学观念的图像阐释,也并非限制于对圣像的描绘和制作。基督精神彰显终极存在,又能道成肉身,关怀现实处境。他爱普及千万,无谓中西。处境化之中的现实生存和艺术状况,都需要基督精神的光照,从中感受爱与救赎,在废墟中重生希望。

(四)基督与当代水墨

   水墨代表了传统中国文化的视觉意义,以儒释道为精神基础。水墨的现代转型,首先遭遇来自西方的现当代艺术观念。民国以降,及至上世纪80年代西方现代艺术思潮再度在中国传播以来,素描改造中国画、现代水墨、抽象水墨、实验水墨、观念水墨等等概念和实践,均是以各种现代艺术形态对水墨加以改造,水墨多居于被动的文化身份,颇似一个被任意打扮的小姑娘。水墨也如一个万能的材料库,可以被各种概念注入和说教。

   正如基督教之于当代艺术的意义一样,基督教之于水墨,实是一种似乎完全不同的异质因素,但却有着与以往传统或现代各种思潮完全不同的特质。水墨的材料和语言,以书法为底蕴,强调书写性,而所有书法之深厚历史以及书者之任情恣性,都在毛笔与纸面接触的此时此刻生发而成。纵有万端思绪,都系于水、墨在一刻间的瞬时化合与延时渗变,而那一刻,绝非人力能完全把握。必有不可知、不可测之处,乃为神遇。传统中国画论引为“心印”,亦有明代王阳明“心学”与禅宗“顿悟”相为印证。然而,心印、心学与顿悟之内在超越的精神路数,最多也只是在尽力挖掘人心的潜力,未能超越人的局限。

   基督教之中的人性本就是有原罪在身,高贵但必谦卑,谦卑于对上帝的绝对顺服。在上帝的造物主面前,任何人心的机敏与超脱都是淫巧小技而已。创世以来,整个世界都是上帝的作品,而神迹中彰显了不为人类所预知的最大自由——灵性。灵性之于水墨,千百年来一直潜伏在尚未蒙恩的国度,不断以启示质问人心。

   因此,当基督作为启示乃至灵性的自觉作用于水墨,当人心不可控的神迹找到水墨灵性话语的上帝主体,必然也意味着水墨进入了新的国度。

   关于水墨的基督教艺术,早期局限在宣教神学艺术的范畴。杰出者如以陈路加为代表的民国辅仁大学美术系师生作品,以圣经内容为母本,西方基督教绘画为参照,用水墨置换油画和壁画材料,中国人物形象置换西方人物,堪为基督教艺术中国化的一种努力方式。而在现当代艺术情境中,水墨创作更在神学美学与政治神学方向展现出新进路。

圣水墨

   水墨陈腐已久,虽文脉内蕴。近百年来,写实主义或形式主义都曾介入水墨的改造,但也相继陷入工具化和形式化的困境。岛子先生之圣水墨,深入精神本源,以基督精神观照当代水墨,独辟蹊径,唤醒水墨作为精神性艺术的本质,功莫大焉。岛子以基督精神注入水墨艺术,在当代艺术批评和创作中独树一帜。圣水墨通过挖掘灵性的根本,唤醒和激发了笔墨的生命能量和精神潜力,并在当代处境化生存现实中实践水墨的现代转型,参与到当代精神生活的构建中。

   岛子作品也会有圣经叙事,但已在艺术中转化为审美或处境叙事。这使得基督教艺术与现当代审美心理和经验相同步,能够有效参与信仰建设。

   以水墨为代表的传统艺术都面临现代转型的问题,其背后的实质是思想转型。传统水墨以儒释道为思想基础,虽然现代性实践已久,但儒释道并未能真正开启现代的进程,多以怀旧的文化遗产面貌出现,因此即便有新文人画之类的提法和实践,实质上却并未开启新路。

   现代水墨多在两个方向展开,其一写实改造中国画,其二以现代艺术进入水墨。水墨的写实主义,与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实践相并行,但在庸俗现实主义的方向上愈加工具化,极大束缚了水墨本身的意趣和灵性。现代水墨则以形式为主体,联结了写意、表现和抽象之间的同一性,体现了自由主义的思想取向。今天,不只现代水墨,而在整个现当代艺术领域,自由主义的价值观是一个潜在的共识,艺术自由的背后彰显着人之所以为人的自由目的。

岛子  金心天使  纸本水墨设色   70x70cm   2014

   当代水墨更强调艺术观念的呈现,在观念形态之上重视观念指向,即艺术的思想取向。当代艺术伴随消费社会成长起来,消费社会的大众生活提供了艺术民主化的社会基础,但同时也削弱和消解了本就未完成的启蒙现代性价值,特别是在没有现代民主社会结构的中国,空有市场经济的资本形式,却无新教伦理的精神机制。因此当代艺术在消费主义的道路上制造了一场喧嚣而空虚的盛宴,内在却是坍塌的精神废墟。当代艺术因此既败坏了地上之城的社会正义,又匮乏上帝之城的终极信仰。当代水墨概莫能外。当代艺术和当代水墨需要从废城中突围而出,准备新的转向。这不独是当代水墨的问题,更是当代艺术的整体问题。只有在当代艺术的整体语境中思考,才能预见当代水墨的未来。

   岛子以圣水墨的艺术创造回应了这个问题。与当代艺术中的自由主义共识相同,圣水墨极为关注当代社会的真实处境,这有关基督教的处境化问题。处境化不同于本土化,本土化虽然强调基督教对中国固有文化的适应,有利于基督教的广泛传播,但是也可能会导致基督教精神的弱化和被改造。处境化意味着对中国社会真实状况的体察和关注,而这本身就是基督“道成肉身”的体现,基督精神由此更加丰富和深化,未有任何损伤。如岛子作《雾霾古城》,古城—逝去的文明—地上之城,被重重雾霾湮没。近年最为广泛的生态危机莫过雾霾,雾霾在此隐喻了中国的沉沉白夜,更意指异化的现代性,可称雾霾现代性。雾霾中只有虚幻的自由,却看不到前行的方向,没有正义,没有公平。如何驱散雾霾?唯有光,来自上帝之城的圣光。

岛子  雾霾天使  纸本水墨设色   37x40cm   2014

   因着这圣光,岛子能够看清楚中国当代社会的真实状况。一个以逐利为目的的消费社会,无论财富如何积累,都是肉身堆积,都将归于尘土。他如一个先知,警示不义的大厦终将坍塌成废墟,以作为先知的耶稣对耶路撒冷被毁的预言为启示。2014年岛子以作品《上帝·黄金》获得德国米苏尔社会发展基金会2014--2015年度艺术创作基金,这是全球征稿的唯一入选者,他应邀赴德国创作。《上帝·黄金》以基督精神观照和反思消费社会的肉身物欲,作品被印刷和制作成三千多件巨幅幕布,于2015年五旬大斋期悬挂于德语国家及欧洲三千多个教堂的祭坛,用以祷思冥想。这件作品在德国获得了巨大的反响和关注,产生了特别的社会和艺术意义。基督教本非洋教,其缘起中东,由东方而逶迤西方,又由西而东,泽被全地万邦。中国一直是基督本土化的承受者,但在当代消费社会语境中,这块土地上的种种现实景观反而成为最生动的问题见证,激发了基督宗教的思想实践和能量再生。如今,这种思想再生通过岛子的作品以艺术的形式回到欧洲,再对基督原乡之地产生影响。

   黄金乃为上帝恩典,但若为私欲所纵,它的降临就不是祝福而如陨石异动,惩戒不义。从天而降的黄金与横亘画布的黑色带构成庄严的十字架,黄金准确地呈现了当代社会的真实处境,黑色的威严则如上帝之城的异象,以祂的旨意观照世界。“异象”(vision,或称愿景)指上帝感动我们所要达成的终极目的,上帝用“神异之象”来启示祂的心意。“没有异象,民就放肆”(箴言29:18),现代中文译本译为“没有上帝的引导,人民就放荡无羁”,人类世界的真正异象不是由人自己来决定,而是由创造世界的上帝来提供方向。人类世界最终应有的走向,与世界存在的本质相呼应。唯有人体认自己不是世界的统治者,而是谦卑的共生者时,理想与异象才能形成并显现。岛子的圣水墨在此彰显了上帝话语的绝对主体意识,而这正是时代处境的呼召。

岛子   上帝与黄金之三   纸本水墨设色   40x58cm   2014

汕头大学美术馆展览现场   《上帝—黄金》系列

   中国当代艺术已经在消极自由的泥潭中玩世良久,拜金、犬儒而不义。“为了银子卖了义人,为一双鞋卖了穷人”(摩2:6)。社会公正的缺失本质上归于信仰缺失,失去上帝公义的信仰,必然造成废墟一样的社会。今天需要撕去伪装,以积极的自由主体面对现实的真实处境,将肉身从污泥中拔出来,回到灵性之境。如此的勇气和识见,唯有上帝的异象话语和先知批评在超验的维度上可以做到。当代艺术在后现代的话语破碎之后需要重新找回话语主体,但这主体绝不是启蒙时代以来自信直至自负的人类,而是上帝信仰的绝对存在。从近几十年的处境,上溯至中国历史文化的深处,我们以不是而是的存在何止于当下?几乎整个中国史都少有绝对的担当,而多中庸或名为逍遥的消极避世。基督信仰之于当代艺术,之于岛子的圣水墨,最为重要之处当在于在艺术中对绝对话语的呼告,因为这种绝对存在,所谓真理才能是其所是。

岛子  苦竹  水墨纸本  300×147cm  2008

   岛子的作品《苦竹》形象地呈现了未来中国的异象。竹子名列“松竹梅”岁寒三友和“梅兰竹菊”四君子之中,以挺拔的气节为传统文人画所重,但也不免成为附庸风雅之物,沦落在雅集风尘。岛子笔下,却创造性地以竹子构成十字架,十字架是整个基督精神的核心,基督道成肉身,勇于上十字架为世人受难而赎罪。如此凛然大义、向死而生的气概更新了传统绘画中的竹子形象,更更新了面对苦难的方式和态度,主张对苦难采取积极态度和承担精神。国度不义,苦难何其多欤!而耶稣告慰门徒:“在世上你们有苦难;但你们可以放心,我已经胜了世界。(约16:33)”那苦竹的十字架上正在长出的新芽,预示了苦难在新生的国度将永远成为过去。

  艺术因真理得自由,“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约8:32)。艺术更因真理得自由以服务,“人本来不是要受人服侍,而是要服侍人的”(太20:28)。道成肉身,在处境中因信称义,感知上帝之异象神迹,道身所以成言。

  遥想范宽当年,于山中“危坐终日,默与神遇,一寄于笔端之间”,其笔墨神遇之自由,置于当下,应为岛子圣水墨领受之异象,出于真理而服务于处境。

“圣水墨”研究文献

《圣水墨2007—2015》     (岛    子   著)

《灵性之维:圣水墨研究》 (艾蕾尔   著)

汕头大学 · 香港中文大学联合基督教研究中心

上海三联书店

夜色中的汕头大学美术馆

来源:读者推荐




 来源: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类固项
  • “道济”哲学研究网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西南民族大学哲学研究院 主办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22045 85522033
  • 皖ICP备110051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