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思想与视听>>艺术与绘画>>正文

纪余夫:艺术的关系境域:作为源起的艺术之思

时间:2015-11-09 14:20:38 点击:

核心提示:艺术的关系境遇,与个体生命处于何种关系之中,是一种源起的艺术之思,是一种源出而来的生命之思。通过查常平、吕澎、鲁虹的当代艺术史文本作为思考的引线,开启艺术的关系境遇与真理的发生、源出境遇的发生与艺术关系、艺术关系境遇的重新赢获的相关问题思考。...

艺术的关系境域:作为源起的艺术之思

——在先锋艺术思想史与当代艺术史之间

纪余夫

摘要:艺术的关系境遇,与个体生命处于何种关系之中,是一种源起的艺术之思,是一种源出而来的生命之思。通过查常平、吕澎、鲁虹的当代艺术史文本作为思考的引线,开启艺术的关系境遇与真理的发生、源出境遇的发生与艺术关系、艺术关系境遇的重新赢获的相关问题思考。

关键词:艺术、源起、关系

一、问题的指引

面对艺术,面对艺术的当代性,我们应该进入一种怎样的关系之中进行思考?艺术、艺术品、艺术史、艺术批评、真理、人/(艺术创作者、艺术欣赏者、艺术批评者、艺术史撰写者)这六者之间的关系境遇如何?艺术应当处于何种关系之中?我们该如何进入艺术作品的本质之源进行追问?面对当代艺术之诉求所从出的领域我们应当如何思?人在世界之中,在与艺术的交互关系之中起支配作用的是什么?艺术与人的关系情形会是如何?艺术表达了在这个世界所要传递的信息吗?我们该如何进入更本真的方式追问?艺术是个谜,然而我们必须切近艺术的本身之中进行追问。艺术不是人所观照的对象,而是人参与其中生成的关系境遇,是关乎存在而非存在者的问题,是存在对人的允诺与诉求,是人与世界的交互游戏关系,是人对这个世界起支配作用的东西进行思索。在此,艺术作为存在中的存在者/人的开启,是真理之发生,艺术是真理在作品之中显现生成,为人带来自由与敞开之境。

面对当代艺术,这些问题是人所要面临的。而艺术的命运如何在这个时代打开一个新的可能性,开启一个新的开端,这是我们所要一起跃入沉思的问题场域,即,艺术如何以自己的方式开启存在者之存在——艺术、艺术作品、艺术史/艺术思想史、艺术批评、真理——这之间的关系生成着怎样一种开启。在先锋艺术思想史与当代艺术史之间,艺术如何重新赢获自身,如何去追问艺术的存在?艺术关系的境遇,是一个自行遮蔽的状态,这种状态通过人本身是无法开启出来的,然而没有人的进入,它也是不会自行开放出来的。这种开放是一种什么方式呢?人又应当如何以个体生命的形式发生关系?这一问题,需要我们从新时期1976至1989、1989至1999这一历史阶段开始追思。

带着如此的思,我们必须以个体思想投身于某个领域的方式进行一次冒险。这是一个返回的步伐,返回到艺术史的话语当中去,回返到人与艺术的历史生成的关系当中去。

在这回返的步伐之中,我们一起跃入艺术关系的思想对话境域:查常平的《中国先锋艺术思想史——关系美学》、吕澎的《20世纪中国艺术史》、鲁虹的《中国当代艺术史1978-1999》。

二、艺术的关系境遇与真理的发生

以一个读者的阅读目光面对这三个文本:艺术史或者艺术思想史将以何种的艺术姿态开启我们的思?如何生成出关系境遇?生成出怎样的艺术生命?并开启人与艺术的本源关系?

查常平《中国先锋艺术思想史——关系美学》源于具体的艺术作品,艺术思想在艺术家那里如何产生事件的历史,通过七个维度的关系美学:“人言关系、人时关系、人我关系、人物关系、人人关系、人史关系、人神关系”,开启我们对于当代艺术的追问。具体从语言史、时间史、自我史、自然史、社会史、文化史、灵性史七个方面讨论了中国先锋艺术思想史的内在特性,提出原创性的批评体系,开启出人与世界的关系生成,构建当代艺术批评的世界图景逻辑,指引出朝向自由的艺术道路。

吕澎《20世纪中国艺术史》(第六章、第七章),根据具体的时代历史变迁:“文化大革命”、“伤痕”艺术浪潮、形式革命、“星星”事件、现代主义、85’思潮与群体现象、经济浪潮与流浪艺术家等等,作者对历史重大事件、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诸方面与艺术思潮、艺术现象、艺术创作、艺术作品、艺术批评、艺术观点进行综合研究,进行艺术史之描述,倾向于一种文献史书写。这里打开的是人与历史,人与事件,艺术与历史,艺术与事件之间的问题反应,然而却未能生成出人与艺术的关系境遇,唤醒个体生命与艺术经验的可能性,而更多的还是在政治意识形态话语的阴影之下,对艺术与艺术思想进行独白,这不是对艺术本质追问的方式。

鲁虹之前他出版过《越界:中国先锋艺术》,《中国当代艺术史1978-1999》是在它基础之上完成的。这个书有特色,图文并茂,色彩鲜明,每张艺术作品下面还有便签一样的简短注释,犹如看展览一样,作者称这样的方式为“文图写作”。在行文上作者也有特色,有历史、文化、思潮具体背景、艺术问题的叙述,从反拨极“左”的艺术创作模式,到对艺术现代化的追求,再到中国当代艺术的社会学转向,把艺术融入了整个社会结构的变迁的过程中,却更注重特定的时间段的具体创造现象、具体展览、具体艺术家的述评,对未来艺术发展方向的批评尝试,“力图重建艺术家面临的问题情境,以便根据具体的情境逻辑客观、准确地把握艺术家面临的艺术问题和解决方案”。关于先锋概念,作者“专指那些在特定阶段内,针对中国具体创作背景与艺术问题而出现的新兴艺术。”这种艺术史之书写,走出了意识形态的话语,开启了人与艺术,艺术与艺术史,艺术与思想的之间的对话场域。然而尚未能通向艺术与个体生命生成关系的道途。

再次面对:艺术作品,艺术史,艺术批评。创造者的本源是艺术,而真理在其间发生作用。然而,面对艺术史,艺术处于何种关系之中会显现为真理的发生?查常平七个维度的关系生成是一个体系性的构建,在这个关系逻辑之中,提出艺术史书写的七重范式:作为语言史的艺术史、作为时间史的艺术史、作为自我史的艺术史、作为自然史的艺术史、作为社会史的艺术史、作为文化史的艺术史、作为灵性史的艺术史,并明确先锋艺术史书写的使命,“中国先锋艺术思想史的写作,就是为了让我们在疏理过去二十年中国先锋艺术的发展历程后不再陷入重复制造的奴役境地,不再有意识或无意识地以克隆他者的艺术文化取代艺术家作为主体的自由创造,清理先锋艺术创作中轮回出现的克隆文化的误区,为一切艺术爱者作为人拓展更大的自由创造与自由生存的空间。”这里的先锋思想获得了新的概念意义,已然不同于西方的先锋概念,也不同于时下所理解的先锋意义。

三、 源出境遇的发生与艺术关系

   作品的存在就是建立一个世界,一个艺术境遇生成的关系世界。对个体生命,自由向上的生命本质,……一件艺术作品,一段艺术史,一个独一的思想体系。唯属于真理本身开启出来的领域,在这生成的艺术关系境遇中,作品、艺术史、艺术批评抽离于创造者,阒然无声的照亮了艺术存在、作品存在,并在其开启中成其本质。真理之生发在艺术关系的境遇中起作用。

   一个存在的统一体。世界是显现,而艺术是隐藏,通过作品,及其思想本身进行揭示。作品及其思想本身是艺术的形式指引。在显现与隐藏之间的争执,一种相互包含的对待。而艺术的关系境遇始终是敞开的领域。等待着真理的来临,等待着被开启。

艺术自身找寻什么样的语言 ,转化成他个人独特的语汇。艺术与社会之间、艺术与历史之间需要什么样的艺术语言,传递一个什么样的声音?艺术要如何发声?        

艺术自身是隐藏的,通过人/艺术家、 艺术史家、批评家显现,艺术史、艺术作品、艺术思想嵌合进这敞开的关联所作用的范围,进入历史性民族的世界,在这关联之中,民族才回归自身,找寻到自身的命运。

艺术与艺术意义、艺术与艺术社会意义,在社会的发展史中,艺术与人总是处于一种共在的关系。在这一共在的关系中,人如何在艺术里居住。在艺术关系生成的境遇之中。艺术居住的现实性体现在历史性事件之中,携带着思想的生命力,开启出属于一个时代特征的艺术场域。

人在世界之中,总是处于各种各样的关系之间。人在世界之中,人在关系之中,这是一个世界的生成。而由人所开启出来的各种关系,只有打开人与一种源出境遇之间的关系,人才赢获其本质。这种源出关系的本质,即,人与艺术之间所打开的生命现象,是人在艺术之中居住。而这种居住的更根本的特征乃是出于对神明的敬畏,寻求上帝的荣耀,一种敬虔的生命姿态。

通过三个版本当代艺术史的阅读,我们似乎可以得出,当代艺术对待历史的叙事有三种态度:一是现实针对性很强,反映时代的政治问题、社会思潮、社会现状,然而失之艺术性;二是与传统文脉的关系断裂,主要体现在儒、释、道哲学源头的断裂,传统的画史、画品,“论”的积极作用的断裂;三是未能本源性的打开人与艺术的关系境遇生成;未能唤醒源起的艺术,形成真理性标杆,朝向未来的形式指引。

艺术与思想史 ,艺术与艺术史,是哀悼的与历史性叙述。如若不进入一种新的关系境遇进行重新开启,人—史关系的重新打开,那么,不过是历史的哀悼性、遗言性书写。被哀悼的历史还是被书写生成的历史,还是自我哀悼的历史?然而,真理之发生,无论以何种方式终究是历史性的,真理之本质,隐含的牵连在历史性之中的存在者。对于艺术,真理如何进入作品,是一个创造性的发生。

四 、艺术关系境遇的重新赢获

一种命运的开端乃是最伟大者,它先于一切后来者而起支配作用。思想的“返回步伐”所标明的一种基本方向和基本姿态是向着事情本身。艺术史的本质是由艺术的本质规定,艺术又由真理开启,真理显现为艺术的关系境遇,如此境遇生成着,等待着艺术思想的光亮,进入真理开启的敞开性。在这个意义上,艺术以作品的形式、以历史的形式、 以思想的形式,或者其他形式在场着。艺术以如此的形式保存着、在场着、进入一个敞开领域之中,开启人与艺术之间的关系。这是真理之创建。“艺术的本质是诗。而诗的本质是真理之创建。在这里,我们所理解的‘创建’有三重意义,即:作为赠予的创建,作为建基的创建和作为开端的创建。”真理进入作品,进入思性,艺术之创建作为礼物而给予自身,是一种纯粹的给予本身,是一种诗/思性的充溢。在作品中,作品是一种艺术关系境遇的聚集,这里的作品所指向的不仅仅是艺术作品,艺术评论,艺术史,一切人创造的东西,而是一切的真理性的诗意创作对历史性的人,对存在保持着追问的人的默示与开启。这是真理所源出的唯一性的礼物,是历史性命运的承当者。这种找寻是艺术存在与人的存在的基础性根基,是开端性的本质。艺术的发生,必伴随着开端性存在,就有源出而来的生命力量,进入历史之中,历史重新开始,或者正在开始。历史是一个民族进入其使命并进入礼物的赠予之中,历史就是如此的方式出场。

艺术为真理的显现打开了通道,是存在者的真理在作品中显现的源泉,是起跳于创建着的本质渊源,艺术作品的如此本源,在历史性的生成之中,也是创作者和保存者的本源,即,艺术创作者、艺术批评者、艺术史书写者、其他艺术研究者,更是一个民族的历史性命运的本源。这种本源之思,是人与存在意义关系的共在场域,是人对存在问题的本质追问,乃是人在世界之中栖居的本质。这是人与存在本质的关系。

艺术生成的关系境遇开启出一个让人逗留的敞开地带,进入一种自由之境,并聚集于自身周围,并不断的给出一种让人安适的自由之境。没有艺术的命运,是人类存在的堕落。这是一个新的开端,思想的唯一目的是让艺术在关系境遇之中让艺术自身讲话,让有关理论的东西退场。这必定是哲学性的沉思,艺术与哲学注定是一种近邻关系,若不如此,人类是无法抵达真理的疆域。在此,艺术已不是流俗意义上的概念。在艺术中,人类的世界关联得到某种表达,并保持着场域的敞开,为理解我们的世界打开道路,一种形式指引的承载着命运的踪迹,重新赢获一种艺术境遇的关系。

通过当代艺术史的考察,查常平《中国先锋艺术思想史》的批评实践,及其所提出的七重关系美学,与之相关的事件美学,已生成出一个新的艺术关系境遇,等待着我们,并指引我们重新赢获源出艺术关系境遇的具体实践。

(纪余夫,《人文艺术》论丛编辑委员;本名纪锡垕为《建筑与文化》书栏目主持)




 来源:《都市文化研究(cssci)城市史与城市研究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类固项
  • “道济”哲学研究网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西南民族大学哲学研究院 主办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22045 85522033
  • 皖ICP备110051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