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思想与视听>>音乐与灵魂>>正文

杨翰卿:浅浅谈演奏钢琴时的肢体语言

时间:2011-08-23 12:29:36 点击:

核心提示:中国哲学的理想,佛教的理想,都是要能控制感情,而不是让感情控制。假如你能掀动听众的感情,使他们如醉如狂,哭笑无常,而你自己屹如泰山,像调度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不动声色,那才是你最大的成功,才是到了艺术与人生的最高境界。...

   关于钢琴演奏时是否有必要用上丰富的肢体语言,是一个尚无结果的争论。我记得在《傅雷家书》中有这样的一段话:   好些人看过Glinka[格林卡]①的电影,内中Richter[李克忒]扮演李斯特在钢琴上表演,大家异口同声对于他火暴的表情觉得刺眼。我不知这是由于导演的关系,还是他本人也倾向于琴上动作偏多?记得你十月中来信,说他认为整个的人要跟表情一致。这句话似乎有些毛病,很容易鼓励弹琴的人身体多摇摆。以前你原是动得很剧烈的,好容易在一九五三年上改了许多。从波兰寄回的照片上,有几张可看出你又动得加剧了。这一点希望你注意。传说李斯特在琴上的戏剧式动作,实在是不可靠的;我读过一段当时人描写他的弹琴,说像rock[磐石]一样。罗宾斯坦(安东)也是身如岩石。唯有肉体静止,精神的活动才最圆满:这是千古不变的定律。在这方面,我很想听听你的意见。

  对于这段话中说的“肉体静止,精神活动才圆满”的说法我是很赞同的。演奏者应该让听众通过他的弹奏更主观能动的去领会乐曲的精神,而不必过多用肢体去带动或诱导听众的感情。如果演奏者不断做出丰富的肢体动作,这难免会过多吸引观众的注意力从而对理解产生一种方向性的限制,不利于观众体会出作品的核心情感。当然,这是一个见仁见智的问题,演奏者的肢体摇摆确实迎合了相当一部分听众的偏好,而对于热衷古典原味的听众来说,便有些难以接受了。我曾有幸亲临现场欣赏郎朗的演奏,真是投入非常而不能自拔...看起来很有些钢琴师的视觉冲击,而少点钢琴家的心灵震撼。我认为观众只有将注意力集中在乐曲上——而不是演奏者的肢体动作上,才能更自觉地得到作品中最隐晦的启示,和更自我的、形而上的精神。总之,让观众体会到作品思想的伟大精神应该比体会到演奏者感情的华丽缤纷更重要。

  在下才疏学浅,再引用《家书》中的话来作结尾:

  中国哲学的理想,佛教的理想,都是要能控制感情,而不是让感情控制。假如你能掀动听众的感情,使他们如醉如狂,哭笑无常,而你自己屹如泰山,像调度千军万马的大将军一样不动声色,那才是你最大的成功,才是到了艺术与人生的最高境界。




 来源:杨翰卿新浪博客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类固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