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思想与视听>>音乐与灵魂>>正文

撒乐米 :谈谈我对音乐与哲学的看法

时间:2011-08-02 23:50:15 点击:

核心提示:实际上在这个世界里,哲学是无处不在的,并不以人类的存在和意志为转移。矛盾让很多东西得以生存和发展,也让很多东西最终衰败和灭亡。音乐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存在并发展下来,自然有它相对于其它艺术的诸多优越性。我以为,很多古典音乐里能很好地反应许多哲学理念,但主要还是辩证法。这主要是因为它们之间有许多共性。辩证...

实际上在这个世界里,哲学是无处不在的,并不以人类的存在和意志为转移。矛盾让很多东西得以生存和发展,也让很多东西最终衰败和灭亡。音乐在这个世界上能够存在并发展下来,自然有它相对于其它艺术的诸多优越性。我以为,很多古典音乐里能很好地反应许多哲学理念,但主要还是辩证法。这主要是因为它们之间有许多共性。辩证法主要包括三大基本规律——对立统一、质量互变、否定之否定,它们是关于物质世界联系和发展的规律。而音乐虽然不是物质的东西,但它反映的还是由人类抽象化了的物之间的联系和区别。

这时我们可以把音符当作基本的物。显然音符之间绝不是孤立的,一部曲子中音符的集合不可能是它们的简单叠加。音符间、旋律线是有着千丝万缕的复杂联系的。有些音乐形式,尤其是交响乐这种形式,对表现辩证法规律是很擅长的。这是由交响乐的本质所决定的。交响乐的写作很困难,有时候,就算是比较天才的作曲家,也会为一小段章节而绞尽脑汁。这是为了缓和某种矛盾而做的艰苦的努力。

   现在先以巴洛克时期的音乐为例做简要的分析。巴洛克音乐,尤其是巴赫的作品,几乎是非常完美地展现了“对立统一”这一哲学规律。因为那个时期的音乐,就是以和谐为中心去强调对比的重要性。上下两个或多个旋律线总的来说是和谐的,但它们一低一高,有时还交织在一起,甚至出现短暂地错位和出现不协和的音程。同一性和斗争性在这里就可以看到一些端倪。这就是所谓“A中有非A,非A中有A”。这种矛盾的同一性和斗争性,最终推动着旋律线的发展,成为旋律线运动发展中的源泉和动力。

   音符矛盾的同一性在旋律线的发展中有如下作用:

   首先,音符矛盾的同一性是旋律线存在和发展的条件。矛盾双方的相互依存、相互联系保持着音符间相对稳定性,使矛盾双方构成一个确定的矛盾统一体。其次,音符矛盾同一性使矛盾双方相互吸收有利于自身的因素,在相互作用中各自得到发展。再次,音符矛盾同一性规定了音符运动向自己的对立面转化的基本趋势。

音符矛盾的斗争性在旋律线发展中有如下作用:

   首先,它引起音符矛盾双方(注:在更复杂的矛盾中会有很多方面,而不只是双方,但双方是基础)力量对比的变化,推动旋律线发展的量变(指在意境表达上达到新的高峰)。其次,它冲破旋律线存在的界限,促使旧的矛盾统一体的破裂和新的矛盾统一体的产生,造成事物的量变(如前所述)。但由于各种旋律线运动形式的矛盾都尤其特殊性,同一运动形式的不同发展过程和发展阶段也有其特殊性,各种旋律线运动形式、同一运动形式的不同发展过程和发展阶段的的矛盾的各个方面同样有其特殊性,所以我们不能忽略这种矛盾在性质上的特殊性。另外在地位上和解决形式上,也同意存在这种特殊性。地位上,主要有a.基本矛盾和非基本矛盾 b.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 c.矛盾的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解决形式上,主要有a.一方克服另一方 b.同归于尽 c.互相融合成一个新事物。矛盾存在普遍性(时时处处有矛盾)便时与上述的特殊性就是特性与共性的、绝对性和相对性、一般性和个别性的对立统一的辩证关系。接下来,我们分析“质量互变规律”。

   量变是旋律线在音符量上的变化,包括数量上的,音高上的等等。但只是在度的范围内微小的、不显著的变化,它体现的是旋律线发展的连续性,表现为旋律线的相对静止和稳定的状态。质变是旋律线性质的根本变化,是由一种质态向另一种质态的飞跃,当然在这里指的是旋律线表达的一种意境向另一种意境发生飞跃性的变化,包括调式、调性等。而量变和质变又是相互转化的。一种情形是,在量变向质变的过程中,量变是质变的必要准备,质变是量变的必然结果。 另一种情形是,在质变向新的量变的转化过程中,质变体现和巩固原来量变的成果。这个思想在巴赫的音乐中也很容易找到。当然,由于质量互变的普遍性和复杂性,量变和质变的形式都具有多样性,互相又能相互渗透,所以我们不能把量变和质变看得过于简单。也正因为如此,旋律线的运动才能如此绮丽动人。最后谈谈“否定之否定”。

    一般来说,在旋律线发展的总的过程中,同一对矛盾的运动引起两次否定(否定,否定之否定)、经过三个阶段(肯定阶段、否定阶段、否定之否定阶段),表现为一个周期,使旋律线进入到一个更高的发展阶段,从而展示了旋律线自己发展自己、自己完善自己这样一个又规律的过程。我有时就常常想,巴赫的许多曲子内部或整体,要么分段结构为ABA,要么分段速度为ABA,而且这后面一个A和前面又以为有了B,而与前面那个A很大不同, 虽然两个A在和多地方都是相似的。以前听乐友说,演奏巴赫的音乐,常常是磨进着向前发展的,我不是搞专业演奏的,但对这个概念也似乎有一点理解。一句话,就是旋律线的发展是曲折上升或螺旋上升的。这个过程显然也是很复杂的了,需要我们在听的时候结合理论慢慢体会。

   总之,这些理论看上去,我自己也很害怕,但一旦与现实的音乐欣赏结合起来的话那不仅不可怕,甚至是很有趣的了。这就是哲学的魅力。

   终于写完了。不过还相当不完善,我只是表达我早就很想表达的关于哲学和音乐的想法,以后可能还会做和多修改和补充。写作中我借鉴了大量马克思的哲学原理,所以对没有指出引用的具体出处和做的某些修改表示道歉。

   另外,我写的这些东西,肯定很多人看不下去,我只希望你们不想看的话,就不要看了……




 来源:中国音乐网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本类固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