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思想的姿态>>正文

耿苏志:老百姓何以成为中国沉默的群体?

时间:2013-05-23 17:14:05 点击:

核心提示:中国老百姓是一个没有具体清晰面孔却又被不断命名的群体,我们几乎看不到他那个完整的面貌;因为它们在历史上整体的沉默与消失了数几千年,在统治者眼中,老百姓永远不过是奴隶而已,他们不是生存者,而是生产者;他们不是言说者,而是沉默者。老百姓就是沉默的大众,我们看不见他们的面孔,看不见他们群体,多年来,他们一...

中国老百姓是一个没有具体清晰面孔却又被不断命名的群体,我们几乎看不到他那个完整的面貌;因为它们在历史上整体的沉默与消失了数几千年,在统治者眼中,老百姓永远不过是奴隶而已,他们不是生存者,而是生产者;他们不是言说者,而是沉默者。老百姓就是沉默的大众,我们看不见他们的面孔,看不见他们群体,多年来,他们一直是被封建官吏称呼其乌合之众代名词而已,仅仅是对人民大众的一个冠名而已。这个历史的语境隐含着一个逝去时代的无数历史悲剧故事在其中,历史未能记住过他们的影像,未能记住过他们曾有过的功绩。这个历史对沉默者命名在现实生活中表现为,只要一个弱者或者单独的个人,在不以权力、地位、财富、荣誉出现世界在面前时,总是以老百姓被命名,他们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少可以接近历史创造者的画面与场景,这就是中国的老百姓。那些在黑暗中被遮蔽起来的众多的面孔、他们重叠起来的图画就是老百姓,他们似那幅著名的绘画——现代社会的流民图所描绘的那样,每一个面孔既是熟悉又是陌生,他们潜行于在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里,不用显要方式生存者,不用媚世的方式来显现自己生活的人,都被统称为中国社会朴实的老百姓。

给老百姓冠名的第一人是谁?我们怕难以加以考证;只是从现代社会的感觉中,我们看到是权力机构、政府部门、新闻媒体对其进行的命名。那么这些人又是谁?当他们回到生活的角落——不也是实实在在的老百姓,我们以老百姓自居者——却时常把自己放置在一个命名他人是老百姓的位置上。好像言说他人是老百姓,就可以比他人高人一等是的。其实,这里把老百姓视为他者的人们,先前也是从老百姓中走出来一员,你可以给别人命名,那么你又是谁?谁又给你命名?可见,老百姓是一个可以用各式各样方式来改变自我的一个伪装,也同时也是官僚阶层将自己与他们这个阶层分离出来的语词霸权,老百姓的语境存在着太多令人困惑东西,但是,重要的是,它隐匿着一个被千百年以来所忽略的一个事实:中国的老百姓是一个被轻蔑习惯了的群体,又是一个被利用的群体;所有的人都在用老百姓来自居时,而真正意义上的老百姓却生活在绝对的沉默之中。这种将真实老百姓苦难的抽空,利用底层的生命意识而粉饰现实的做法,或伪装自己东西,其中包涵着中国政治现实诸多难以说明黑暗。

老百姓在世界各个不同的角落所经历的不幸,除了总是以沉默的方式忍受着苦难与欺压之外,他们同时也经历着被利用、被伪善的虚假欺骗、而同时被置于掩饰的境地。正是这些无名无姓的人们,这些从你眼前走过的人们,他们每个人的面孔上都写着老百姓这一群体的名字。你尽可以忽略他们的真实存在,可是你却不能够忘记他们的苦难,因为他们是不会用炫耀的方式表达自我的们,他们是默默地承受着一切的人们;对于他们生活的所有改变就是对简单快乐的追寻,对爱和亲情的关切,对财富的节约和劳动的热爱。他们始终在幻想一个好的社会、理想生活、自由的天地,他们用自己单纯或质朴的信念去承受一切属于他们的痛苦与快乐。

老百姓正是我们情所系、所爱的这沉默的群体,他们中的每一个人都是我们自己的同类。就是这样一些具体的人——他们成为一个沉默的群体站立在我们中间,那些曾经用老百姓来称呼所有人的命名,不正是在指认自己吗?任何一个伟大者都是从老百姓中产生的,而当你可以称他人为老百姓时,你是否曾经叩问过自己:我不就是从前那个无名无姓的老百姓吗?社会就是用这样的距离隔断了自我与老百姓的亲缘关系,而让一些根本无视老百姓的人对老百姓犯下罪恶的人。社会也就是用这样的异化来扭曲了老百姓这一亲和与真实的称呼。我们既怕自己成为老百姓,不断地提醒自我与老百姓的距离,又同时的用老百姓来伪饰自己灵魂虚假。这双重矛盾构成了中国老百姓阴暗的内心意识,对于老百姓称呼之后隐藏的动机,我真的怀疑它真正的含意所包括的那些隐晦思想或者难以诉说的机变。

老百姓的面孔是一个明确的被指认、也是一个模糊和无叙述者或沉默者的代称;又是官僚机构或权力阶层所关切或又所轻视的一个群体,这正是中国政治一个具有双重意义的矛盾构成体。老百姓是一个对立面,又是一个容易将自己的各式各样的处境寄予其中的避风港。老百姓是散居在辽阔的大地上各个不同的民族。谁能够代表老百姓呢?国家、军队、政党、政府、宗教团体、企事业单位等,老百姓好像与它们没有一个确定指认的群体,老百姓就是这么被笼统泛指那些与我们生活相关联的人们,他们以匿名的方式生活在各式各样的角落里,行走、劳动、迁居、旅行、或经受痛苦和不幸,用自己的力量显现出追求生活理想的希望。这也包括我们自己,任何一个用老百姓命名的人,总是不清晰的、模糊的,因为我们自己在说老百姓的时候,恰恰是忽略了我们自身就是老百姓。你自己就是老百姓——我们可以夸张的说:老百姓就是我们自己以及与我们生命相关的一切人们。

不要忘记老百姓,不要将自己摆在与老百姓对立的位置上,不要轻视老百姓的命名,老百姓是一个群体,是一个时刻都在扩张和变异的力量。任何权力机构、领袖人物、宗教团体都不可以将老百姓视为随意轻视的力量。正是老百姓让你们获得了荣耀、权力、地位、财富和所有,可老百姓的生活却由于你们的出现而被忽略,被侵犯、被损害、被忘掉。这些无名无姓的人们,只能让一些有名有姓的领袖、明星、政党、国家、民族代替作为一种象征。而老百姓这一群体的沉默,那些显赫的人物和国家——将老百姓永远作为踏脚石的真实处境。才使得我们不得不在此情景下发出的呼喊声音——拯救起善良无助的老百姓,因为当一个被老百姓抚养过人,只有脱离了老百姓行列,取得了所谓的社会功名,他们就可以重新命名自己,而将自己作为老百姓对面,从根本上忽视了老百姓是社会的根基这事实,从而也轻蔑地抛弃老百姓这一沉默的群体。老百姓是泥土——他们的心灵就是天空;他们的激情就是海洋。他们可以像森林一样的发出欢呼的声音,他们也会发出林涛一般的呼啸;但是,他们以永久力量潜行在中国大地上,他们像雪一般覆盖着大地上,又像高山一样的屹立在地平线之上;这是因为,他们可以用苦难和不幸的生命,去见证所有世上的幸福与欢乐。

我们的时代不再需要青天大老爷式的衙门或官僚,不再需要用封建的统治意识轻蔑老百姓的称呼。我们是市民社会的公民,是一个可以追求生活与幸福自由的个体,在由无数原子构成社会中,老百姓的生活中每一个个体生命,都是世上独一无二的生命,就是他们是组成土地、天空、海洋……有了老百姓,才有了我们的城市、乡村,有了各式各样的生活、宗教、艺术、科学;老百姓是中国大地上的山脉,是像黑色或黄色土地一样的人群,是那些市面上叫卖声音的人群,是那些在城市中乞讨或流浪、打工的人群,是那些在各式各样工作岗位上劳动的人们。他们没姓名,只有一个在他人嘴中习惯的称呼。从我们身边大量擦肩而过的人,他们是没有知明度、没有显赫地位的人们,他们是一群又一群与政客、权威机构以及新闻媒体不一样的人们。他们对自己的权利都可能不会有清楚认识的人们,他们不是时尚或潮流的追求者,他们是包括你、我、他的世界共同拥有者。因为,老百姓以沉默著称,以无名姓氏的存在被命名,以群体的面孔或整体的力量出现在生活的真实之中,所以,他们被称为:中国的老百姓。




 来源:影响力中国网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 “道济”哲学研究网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西南民族大学哲学研究院 主办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22045 85522033
  • 皖ICP备1100516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