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  密码∶    · 新用户注册 · 取回密码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思想的姿态>>正文

应奇:“等待”之“等待”

时间:2016-11-21 15:42:24 点击:

核心提示:两年前的一个草长莺飞的四月天,薛华先生来敝校参加“严群先生与希腊哲学座谈会”,那是我第二次见到他。会议期间我一直等待着聆听他的发言。当他终于以有点儿浓重的晋中口音开始发言时,他谈到了业师贺麟先生对严先生的那种“自然而然的尊敬”,也谈到了严群先生给他写一个条幅的往事...

我与自己素所仰崇的德国古典哲学前辈学者薛华先生其实并不相熟,但是至少从二十多年前在上海念研究生开始,我就有相当一段时间耽读他的著述,并在此后始终保持着对他的某种关注。回想起来,除了他早期与梁存秀先生合译的《先验唯心论体系》,我对他最初的印象应当是从他关于黑格尔哲学的丰富著译中撷取的,这其中当然包括《自由意识的发展》和《黑格尔与艺术难题》,这说起来也是自然而然的,因为薛华先生主要是以研究翻译黑格尔哲学名家的。但是,让我真正“认识”并能够“品味”他的学术旨趣的,则仍然要归功于他那部薄薄的小书《哈贝马斯的商谈伦理学》。抛开思想品质和学术趣味上的“影响”不说,我至今仍然使用的“商谈”这一译名就是从他那里领受过来并一直坚持使用的。十余年前,我在北京参加社科院哲学所主办的“福特基金会”的一个学术会议,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我的心头其实有点儿微微的激动,在会议间歇时,当我“非常亲切,带着一种自然而然的尊敬”向他请教时,他笑眯眯地说他注意到我在刚才的报告中使用了“商谈”这个译名。

两年前的一个草长莺飞的四月天,薛华先生来敝校参加“严群先生与希腊哲学座谈会”,那是我第二次见到他。会议期间我一直等待着聆听他的发言。当他终于以有点儿浓重的晋中口音开始发言时,他谈到了业师贺麟先生对严先生的那种“自然而然的尊敬”,也谈到了严群先生给他写一个条幅的往事,我只听到他说:“严先生是位书法家,他本提笔就可以写出一幅晚辈很满意的条幅出来,可他却不是这样做。他非常认真,认真到我没有想到的认真。写字在他是一件恭谨的事,仿佛是一种虔敬的仪式,他要准备,要等待,内心准备和内心等待、准备和等待那种心境。知道这一层后,我不是激动,而是震动。”围坐一桌一起怀旧的“见多识广”的大人先生还有后生们闻听这席话似乎也颇为“漠然”,而这话在我却确是一种真正的“震动”了。

承担那次会议会务的是我的一个学生,他是一个执行力很强同时又很细心的人,竟事先就把我在其中谈到过《商谈伦理学》对我的影响的《批判的踪迹》那篇小文放大了打印出来,并在会前就送呈给了薛华先生。于是会议间歇,在西溪图书馆前的台阶上我向老人家行礼并开始我们之间的第二次聊天时,他一上来就夸了几句我的那篇文章;而在评点完国内做哈贝马斯研究人员的现状后,又幽默地说了句:“你虽然好哈氏之学,但从你的行文看并不适合‘做官’”,当然他也没有忘记补上一句:“我也不合适,我们都不合适。”这时,一位刚巧路过的学生拍下了我们——一位货真价实的学院哲学家和一位名副其实的山寨哲学家——在杭州四月的春光里“相视而笑,‘莫逆于心’”的生动一幕。

记得会议结束后,我还特意到百合花宾馆拜访了他老人家,不过就像我对哈氏之学只是“涉猎”而非“专研”那样,我也终究未能“登堂入室”,我们是在酒店大堂的沙发上开始了愉快的聊天——用他所校译过的伽达默尔《科学时代的理性》一书的一位年轻译者所写的后记中的话,我们开始了“思想的远足”。的确,在缭绕的轻烟中,正是他那优雅的抽烟姿态让我想起了伽氏那本同样篇幅不大却分量十足的小书;我也想起了童世骏教授在送给我他那部《求知明理》时曾经告诉我,2007年他在合肥参加一个西方哲学会议,这个会议既是为了纪念当年在芜湖召开的西哲会议三十周年,也是为了庆贺薛华先生七十寿辰,在会议承办单位领导发言的间歇,童教授“思如泉涌”地写下了他题献给薛华先生的那篇妙文《哲学: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的事业》;我更想起了自己在上海念书时节的一个晚上,在我们研究生部那明净的阅览室里,我第一次读到薛华先生发表在《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学报》上的长篇论文《黑格尔论自然与互主体性》,这是他在当年国际黑格尔会议上的一个报告,但却有一个独特的副标题:“纪念《实践理性批判》发表两百周年。”从此可以“推知”,此文写于1988年,也就是伽达默尔那本小书的译者群(他们自谓其时聚集在薛华先生周围的一群年轻人)“风流云散”的前夕。

昨天下午,我接到人称余杭韩公法老的北大哲学系韩水法教授的电话,在谈完“正事”后的闲聊间,法老提到他曾向书法甚佳的敝系董平教授索书多年而未果,为了“宽慰”法老,我就在电话里谈起了严群老先生给薛华先生写字的旧事。法老反应很快,马上就要求我把这个“故事”转告董公,我的反应也不慢,当即回说:“转告没有问题,但是估计你们都还需要‘等待’,你是外在的‘等待’,而董公是内在的‘等待’”。




 来源:作者授权
相关文章
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有关法律法规。
用户需对自己在使用本站服务过程中的行为承担法律责任。
本站管理员有权保留或删除评论内容。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 “道济”哲学研究网 © 201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西南民族大学哲学研究院 主办
     
    友情链接 | 联系我们 | 管理入口
     
    地址:成都市一环路南四段 邮编:610041 电话:(028)85522045 85522033
  • 皖ICP备11005164号